在成为Java团队领导人15年后我学到了哪些?

我于2000年创建“费城地区Java用户群”并领导其15年后,决定辞去职位,将领导职务传递下去。是时候交接了。遥想我们第一次聚会,25名Java开发者聚在一家不知名的小互联网公司,吃着披萨,听关于XML和JAXP的展示。自那以后,我们举行了大约100场活动(有些活动有多达200人与会),我们的邮件列表曾多达1500名订阅者。

通过运营该组织,我发现了一些规律,可能会对其他组织领导者(或者即将发起组织的人)有所帮助。我也积累了一些给演讲者的建议,并观察到许多长期会员的职业发展路径。

下面是我的一些想法。

会员

话题推荐人和领路人 ——大约有十来个会员经常给我推荐当时我还不熟悉的话题,这些话题往往几年后就变得非常热门。我有时非常依赖这群人提供话题,有些话题都超过了Java用户群的范围。一开始我一般会拒绝非Java/JVM的话题,这些会议都没有进行下去。2009年连续举行关于Scala和Clojure的会议都要比当时业界领先。

这十来人中,既有经验丰富的开发人员,也有几个计算机系本科生。不出所料,这些人的职业发展都要显著优于平均水平,过半数都从开发人员提升至CTO或同类职位。我猜现在这个小团体的所有人都用上了别的语言作为首选开发工具,并仍然保持写代码的习惯。

语言转换——所有会员中,大部分(约超过80%)人每天仍然首选Java。约5%专注于移动开发,其他5%主要关注Python和Ruby,另外或许有3%的人使用函数式语言(Scala和Clojure)。

年龄——尽管我没有数据,但很显然,在过去的几年中,会员的平均年龄有所增加,虽然会员花名册也有所变化。这个群在过去五年收到的入会申请要远少于以往。新会员中,刚毕业的学生也越来越少。

炒作过头的技术——有些会议议题是当时通过多方渠道(会议、巡回演讲、新闻通讯)推广过的技术或产品,然而并没有沉淀下来。很多预订参会的人都表示怀疑,并承认来参会的动机不纯。

常客——任何一场会议,总有约50%的人是常客,不论自己兴趣如何,他们几乎参与每次活动。他们中的很多人也会定期参加其他群组织的活动。

演讲者

演讲者知名度——这并不稀奇,我们迄今最盛大的三次活动都是由名气大,行业信誉高的人讲演。包括:开源倡导者作者 Eric ‘ESR’ Raymond(youtube链接),Spring框架创始人Rod Johnson,以及Hibernate作者Gavin King和Jboss创始人Marc Flenry的联合会议。我们是在2012年请到Johnson、King、Fleury以及ESR(他并不只有Java)的。那是他们的产品最出名的时候。当时会场座无虚席,与会人数远超预定人数。

其次就是那些创立公司或者开发出产品工具的演讲者,但可能没有那些知名演讲者那么大的影响力。我们一共举行了十一场这类会议(包括上面的三次),大部分都吸引了很多听众(150人)。

至于不知名又没有产品的演讲者,那么履历能显著影响与会人数。当前的工作头衔、雇主知名度、总体的行业经验、以往的讲演经历,以及学术成果都能显著影响会员参会。

Dave和Eric ‘ESR’ Raymond

本地演讲者是我们的生命线 ——大约80%的演讲者都住在会址一小时车程之内。我们有四位演讲者一共做了十五次讲座,另有十一人均做过两次讲座。十五名本地演讲者为我们贡献了40%的讲演。

演讲者也从中受益——我们一些本地演讲者给我们分享趣闻,说曾通过Java用户群讲座找到新的雇主或客户。尽管我们禁止在会场进行招聘或者市场销售,大部分演讲者还是很容易就能联系上。讲演帮助会员们开始建立品牌,增加自己在科技社区的辨识度。

最好的销售方法是不做销售——我们的官方政策是禁止纯产品demo展示。但我们也知道,当一个公司热情洋溢地派出人员,为150人买披萨时,肯定要向我们做些宣传。而有些演讲者开始做推销时,几乎总会看到会员们开始离开,有时是成群结队的离开。

有些营销人员能成功地留住听众。他们的套路类似,首先定义问题、解决问题,最后用这句话结束:“我的展示到此结束。大家可以走,也可以留下来,花15分钟听我介绍我们的产品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这样通常能将讨论延续到会后,并可以趁机销售。将demo展示设为选择性收听,并留到最后讲,是个非常成功的策略。

有成就的技术大拿并不总是优秀的演讲者——优越的履历和成就并不总能促成精彩的演讲。我们很庆幸大部分演讲者都很不错,但有几次从会议演讲者的圈子请来的人也略为令人失望。

赞助人

向所有人寻求支援——愿意花钱做捐赠和支付差旅开支的公司显然知道商誉和社会知名度的价值。但也有些公司想免费获得这些,他们以“为社区做好事”的名义,请求领头人免费帮忙宣布召开会议或供应产品。这些请求都可以成为为会员争取利益的好机会。

与其直接答应这些请求,我总是要求些回报。对于宣布会议的请求,我会为会员们争取折扣码或者是免费入场券。我会要求有产品的赞助商提供产品许可证,或至少给些优惠。大部分商家为达目的也会愿意做这些交易。

保持控制——有些赞助商很明显只想要你的成员名单和邮件列表。他们试图用多种方式来获取这些信息,比如用“鱼缸收集名片”来抽奖的伎俩、签到表、发言人意见反馈表、调研问卷或者直接开口要。绝不要将会员们的个人信息卖给赞助商,即使你拒绝这些公司的请求,他们依然会愿意提供赞助的。有一次我们允许公司收集名片抽奖一个iPad,而所有会员都明白,一旦参与抽奖就有可能接到商家的推销电话。

原文链接: dzone 翻译: ImportNew.com - lemeilleur
译文链接: http://www.importnew.com/16315.html
[ 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译者和译文链接。]

关于作者: lemeilleur

(新浪微博:@Luo__Huan

查看lemeilleur的更多文章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Comment form

(*) 表示必填项

1 条评论

  1. lion Z 说道:

    领导一个团队不容易

    Thumb up 1 Thumb down 0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