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传奇的一生!

如果说用“永存、曲折、已死、重生”来形容 Java,笔者以为一点也不为过。

1991 年,James Gosling 带领着名为“Green Team”的团队着手研发一种新的语言以及专为下一代数字设备和计算机使用的网络系统。历时 4 年辛勤工作后,该项目最终修成正果并取名为 Java。

Java 有着类似于C的语法并有“一次编译,随处运行”的灵便性。透过虚拟机机制,可以使代码在底层平台进行运行时编译。回首 Java 过去的 20 年,首先是经历了微机时代的兴与衰,然后进入服务器领域及智能电话领域,继而在 DHS(美国土安全部)的“不安全”定义下艰难前行,最后投入甲骨文(Oracle)怀抱现正蓄势迸发第二春。难道还有别的语言有如此跌宕起伏的情节吗?

Java 推出后,Sun 发现市场上存在着一个问题—计算机领域与非计算机领域彼此是隔断的。Sun 认为这是一个机遇,如果能把两者连接起来将会带来一场计算机革命。“统一的主题是网络。”Gosling 说,“放眼当时的市场,两个领域的厂家各自为政,没有形成统一的网络。因此很多时候不得不重复大量的实验,但这些其实早在 30 年前的计算机科学中已得到解决。”问题的所在是电子消费品制造者没有考虑使用网络,例如跨平台的公共 APIs 或者代码复用,“你几乎找不到任何的软件复用。所有软件都只能不断地被重复创建。我们提出的模块概念终将改变这一局面。”

成功非坦途

Java 面世的头五年,成为当之无愧的编译器高性能代言人。而过后五年,所有人都把重心转向了企业应用。Gosling 说,“回首 Java EE 统治世界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我们唯一的失误是把全部精力都集中于此,所有资源都被优先调配到 EE,导致无法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开拓桌面的世界。”

Oracle Java 平台开发副总裁 Saab 是这样说的,“在 90 年代,大多数开发者都把精力投入到桌面应用的编写之上。到了 2000 年,Pet.com 的成功吸引了大批的跟风者。业界又把焦点从桌面转移到了 HTML 应用。随着智能电话和平板的到来,基于触摸屏的移动应用又站在了风口。所以对于下一个流行趋势是很难把握的,这涉及到天时、地利、人和。”

Java 2 Micro Edition (J2ME)在 1998 年引入并把 Java 划分了三个平台:Java 2 Standard Edition(J2SE)、J2ME 以及 Java 2 Enterprise Edition(J2EE)。ME 的意思是小型设备和嵌入系统。ME 在翻盖手机上得到推广,成为当时的标配。Gosling 说,“ME 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在当时是最强大的智能电话开发平台。不过现在渐渐被遗忘,因为 Android 太耀眼了。”

作为一个独立平台,Java  ME 被边缘化了。Oracle 开发部高级副总裁 Cameron Purdy 说在下一个版本 Java 9 中会把所有平台统一起来,“对比 SE、ME 被独立出来但发展缓慢。Java 9 的模块化特性会使得 Java ME 的可复用性得到增强,这将是反击 Android 和 iOS 的有力武器。”

陷入低谷

随着 Sun 在最近 10 年的低迷,Java 也不能幸免地经历着蹉跎岁月。IBM 报价 65 亿美元,Sun 没答应,74 亿美元,Oracle 得到了 Sun。

在 Oracle 管理下,头几年 Java 表现良好,以 0 重大失误成为安全的代名词。不过在 2013 年 1 月情况开始变坏,美国土安全部(DHS)建议人们尽量不要使用 Java。作为面向企业的软件公司,打补丁修复 Bug 的速度是 Oracle 的短板,根本无法与面向大众消费者的微软或 Adobe 相比。别人是以小时或天来计,而 Oracle 是以月为基本单位。

Purdy 认为 Oracle 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修补并清楚这个短板的重要性。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打造一支在失去 Gosling 等干将后仍能独当一面的团队。他说,“我们听到了不少质疑之声,但其实我们一直都在不断加入投入的力度并努力寻求解决的方案。”

浴火重生

DHS 的公开声明不啻是压垮 Java 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多人都预言 Java 将风光不再。然而事情慢慢得到转机,不少 Java 粉丝开始出来捍卫 Java 的名声。Dr. Dobb’s Journal 编辑 Andrew Binstock 曾发表一篇社论,其题目是:《即使面临死亡,Java 看上去还是相当健康的》。

对于 Oracle 的接管,Gosling 表达了自己的喜悦之情,“得知这个消息后,我感到非常惊喜。Oracle 是个非常优秀的监护人并大大超出了我的期望。一开始我还担心它会不会成为第二个 Solaris,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

接管 Java 的头五年,Oracle 不得不重新打造一支 Java 团队。“我们花了大量时间来审视整个过程以确定如何进行 Bug 修复,从输入到发布机制,我们回顾了大量的代码。最后列出了一个长长的错误修复表。”Purdy 回忆说。

安全曾让 Java 蒙羞,安全也让 Java 重获新生。在 2014 Pwn20wn 黑客大会上,Java 成为唯一没有被攻破的平台。而在 2015 的会议中,Pwn20wn 甚至没有把 Java 列在攻击名单上。

现在和未来

Java 9 将是自被 Oracle 收购后发布的首个重大版本。Java 9 的最主要目标是最大限度实现模块化以帮助人们实现积木式的应用编写。

“我们的目的是帮助人们从 JAR 的束缚中解脱出来。”Saab 说,“你将很轻松地处理在过去相当复杂的事情,例如打包。你可以只用到需要的模块,而把其它忽略。”Purdy 补充道,“这开创了 Java 平台的先河。该特性将贯穿整个 Java 库,并以单依赖图的方式重新整理依赖。”

谈及 Java 的未来,Eclipse 基金会执行董事 Mike Milinkovich 的看法是,“我认为 Java 的未来在于物联网。我十分乐意看到 Oracle 及其合作伙伴能把精力放在完全点对点的 Java 存储方案上,透过网关实现设备到企业后台的连接。如果成功将能使 Java 在往后 20 年发展得更好走得更远。虽然这还有一段路要走,但我相信 Java 能够做到。”

Gosling 的看法是,“VM 是它本身的生态,所有部分彼此相通。IT 世界的未来是要实现互联互通。把边缘和核心有效地统一起来,可以省却内外分开管理的麻烦,从而得到更加强大的平台。”

遍地开花

虽然很多人都曾预言 Java 将一蹶不振,但是现今在不少的重要项目中,Java 仍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Purdy 指出,没有 Java,甚至不会有大数据的大发展,“Hadoop 本身就是用 Java 编写的。当你需要在运行 MapReduce 的服务器集群上发布新功能时,你需要进行动态的部署,而这正是 Java 所擅长的。”

另一 Java 受惠者是 Twitter。一开始 Twitter 是用 Ruby on Rails 编写的,但是随着用户数的增长 RoR 逐渐显得力不从心。Fail Whale(失败鲸)的宕机画面预示着瓶颈问题亟需解决。在 2012 年,Twitter 从 RoR 转向了 Java 和 Scala,而失败鲸从此灭绝了。

可见 Java 不但没有成为昨日黄花,还重新焕发了新的生机。让我们共同期待 Java 9,看看 Oracle 将为广大开发者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Comment form

(*) 表示必填项

还没有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